您好,欢迎来到安徽徽信商标服务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资讯
兄弟县争抢“周瑜故里”起“内讧” 安徽省人大代表提议案“调停”名人资源之争
日期: 2015-01-12  浏览:[ 1228 ] [关闭] [打印]
域名:
兄弟县争抢“周瑜故里”起“内讧” 安徽省人大代表提议案“调停”名人资源之争
兄弟县争抢“周瑜故里”起“内讧”
安徽省人大代表提议案“调停”名人资源之争
发布时间:2013-01-28 08:25:54 【我要纠错】 【字号 大 默认小】【打印】【关闭】
    法制网记者李光明
  “周瑜自公瑾,庐江舒人也。”这是取自《三国志》对历史名人周瑜的籍贯介绍。庐江舒地位于安徽境内,但是关于周瑜是哪里人的说法却有两个版本:一是说庐江县人,一是说舒城县人。为了抢占名人资源,两县据理力争、互不相让。
  在安徽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来自庐江县的安徽省人大代表陈延淑对此提出了议案,建议行政介入调停“周瑜故里”争端。
  谁是周瑜“正牌”故里?
  陈延淑指出,两县最大争议莫过于 “舒庐”之争,这也是千百年来认为周瑜籍贯究竟姓“庐”抑或姓“舒”的症结所在。按东汉末行政区域建置,庐江郡下设有舒县和龙舒县,舒县县治在今庐江县境内,龙舒县县治在今舒城县境内。周瑜籍贯的“舒”指舒县,所以应是庐江县人。
  陈延淑还从史料文献和文物遗存方面列举了大量证据,论证周瑜是现在庐江西南人。如庐江县现存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周瑜墓和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小乔墓,该县柯坦镇城池村发现汉代舒县城池遗址等。
  那么,为何舒城县也声称自己是周瑜“正牌”故里呢?该县宣传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史料证据在网上说的清清楚楚。记者在一篇《细说周瑜故里及其在舒城遗迹并作谏书》的网帖中发现,有网友指出古文献中“庐江”是指庐江郡,与现在庐江县不是一个概念,并且细数了舒城县内周瑜牧马屯兵之地、小乔居住地及周瑜城等历史遗址以及流传奇闻。
  陈延淑认为,虽然文献上都能查到周瑜是庐江人和舒城人的记载,但从两县提供的证据比较看,周瑜“厚葬本乡”的历史记载更有说服力。
  两县开展名人商标“抢注赛”
  自2010年起,两县开始对“周瑜故里”商标权展开抢注“竞赛”。
  陈延淑在议案中指出,2010年5月,舒城县向国家商标局申请了44件涉及“周瑜故里”的系列商标。庐江县提出异议,并于2011年2月向国家商标局申请了45件涉及“周瑜故里”系列商标,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目前,两县虽经安徽省文化厅协调,仍没有达成共识,但却都已打出“周瑜”牌,大刀阔斧地进行名人资源投资开发。
  庐江县成立了庐江周瑜研究会,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周瑜与三国文化宣传。尤其是在形态建设上,该县先后投入2亿多元,维修了周瑜墓园,建设了周瑜文化广场,雕塑了周瑜铜像,修编了小乔墓(瑜婆墩)维修规划,建设了周瑜史料陈列馆,开展了大城遗址保护等一系列工作。“周瑜故里、温泉之乡、矿业大县”已成为庐江三张重要的名片。
  而舒城县在开发上也没放慢脚步。该县在央视某栏目进行为期一个多月的“周瑜故里-安徽舒城欢迎您”旅游品牌广告宣传,并按照县委县政府旅游发展部署,准备规划开发周瑜城,带动全镇一系列旅游景点开发。
  名人资源背后的“较量”,不仅伤了两个县和气,还将“战火”烧到了网上。《拜托舒城人不要和我们庐江抢周瑜好不好?》、《驳周瑜庐江人一说》等热帖的发出,引起不少网友争锋相对,甚至是“列队”声援。
  建议行政介入调停化干戈
  “两县对于名人资源的地域保护是弊大于利的。”联名提出议案的安徽省人大代表、巢湖县柘皋镇司法所钱开莲说,在文化强省的战略部署之下,两个县可能都想通过‘周瑜故里’带动当地旅游产业、经济产业发展,作出新成绩,但这欠缺对长远发展的考量,并不利于资源形成规模效益,还伤害了兄弟县之间的感情,甚至影响了安徽对外的形象。
  “作为代表,我要把庐江人的心里话带到会上,希望这个问题得到解决。”陈延淑建议,当务之急是由行政介入调停“周瑜故里”商标权之争。在目前史学界意见还没有统一的情况下,两县均撤销申请与异议,不得注册“周瑜故里”商标。对不涉及周瑜故里的,两县在工商部门协调下,都可申请,实现资源共享。对于有名人故里争议的,两地都要协商解决。两县均应尊重历史,共同挖掘保护周瑜与三国文化。
  陈延淑还建议安徽省出台规范性文件,规范省内的历史文化资源,尤其是名人资源的保护和开发,促进安徽文化的和谐发展。
  这场关于名人故里的争议在全国范围内已非首次。随着近年来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李白故里”之争、“小乔故里”之争等现象屡见报端,不少地方都削尖了脑袋,想分得一杯“名人羹”。
  “说到底,各地为的还是经济发展。有了名人故里这张牌,可以提高对外影响力,吸引游客和外资进入,给当地带来可观收益。”钱开莲说,但是盲目的开发投资会造成土地、人力、财力的浪费,这就需要政府发挥引导作用,规范制度建设,打破地域保护的“隔膜”,抓住各地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不同侧重点,产生联动效应,寻求共同发展之路。
分享到: 更多